返回首页 返回会长专栏
【向墨看大选】砸锅: 澳国会议员或集体下岗?

  不同意,就砸锅,谁也不得好!

  集体下岗的浓重乌云,正笼罩着澳大利亚的国会议员们。

  砸锅的威胁,来自联邦总理谭宝(Malcolm Turnbull,中国官方又译“特恩布尔” ) 。谭宝本周一(3月 21 日)宣布,如果联邦参议院再度否决恢复建立“澳洲住房与建筑委员会(Australian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Commission, ABCC) ”的法案, 他就将宣布“双重解散”( double-dissolution)① ,即同时解散参众两院,进行全面改选。

  这一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后,已被参议院否决了一次。如果众议院再度通过、参议院再度否决,这就会形成议会两院之间的“死结”(deadlock)。在这种情况下,总理就可依法通过总督宣布“双重解散”。

  “双重解散”是要砸掉国会的整口“锅” ,当然也包括所有国会议员手中的饭碗。即便在澳大利亚的民主体系下,这也是一个严重的政治危机。

  这种危机,源起于参议院、众议院的对峙。

  澳大利亚联邦议会由参议院 (the Senate) 、 众议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两院组成。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宪法,参议院目前共设76名议员,其来源是:6个州每州各选举产生12名参议员;2个自治领地(首都特区、北领地)各选出2名参议员。代表自治领地的4名参议员,其任期与众议员们一样,为3年;代表各州的72名议员,其任期在正常情况下为固定的6年,每3年改选其中的一半。这样,即便在大选期间也能保证有36名参议员“在岗”,保障其平稳运行。

  但是,在“双重解散”状态下,所有参议员都将解散,无论其任期将近6年还是3年所有席位都将重新选举。这就意味着“双重解散”将令代表各州的参议员的半数在任期中途下岗。本届代表各州的参议员中,有36人是2010年选举产生了,无论是否“双重解散” ,他们的任期在今年都将到期,其席位必须重新选举;而另36人则是2013年选举的,任期还没到半,屁股尚未坐热。

  法案要在参议院通过,至少要得到半数以上的参议员、即 39 人的支持。本届参议院中,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拥有 33 个席次,反对党工党拥有 25 个席次,都不够半数,要令自己一方获胜,执政党需要至少争取 6 名非本党议员、工党则需要 14 名非本党议员的支持,因此,由独立议员或来自诸小党的议员所掌握的 18 个席位,往往成为作用很大、两大党争相拉拢的关键少数。 这次执政党关于恢复建立“澳洲住房与建筑委员会” 的法案受阻,就是因为其在参议院无法获得多数支持。

  与参议院不同,澳大利亚众议院目前共有 150 个席位, 在根据人口大致均等划分的选区中,由选民直接投票产生。众议员的任期为 3 年,每次大选都全部“清零” 。本届众议院中,“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占据 90 个席位,因此得以执政,其法案也容易通过。

  可见,受“双重解散”影响最大的,是那些任期还未过半的参议员。 “下岗” 、而且还是提前“下岗” ,对这些参议员个人当然会有相当的压力。

  “双重解散”之后,通过大选组成新的国会,参众两院将对那部引发“双重解散”的法案再度进行审议表决。一般情况下,此时议会的政治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执政党如果控制议会,则法案能够通过;执政党如果依然无法控制议会,也会知难而退。但是,在很少的情况下,双方可能继续对峙,再度发生“死结” ,此时,一般不再实施“双重解散”,而是由总督召集两院“联席表决” (Joint Sitting)——参众两院所有议员坐到一起,同时投票②。 

  双重解散在澳大利亚历史上共发生了六次执政党要求总督宣布解散参众两院提前大选,投票结果执政党与反对党平分秋色,都占不到便宜:

  在 1914、1975 和 1983 年的 3 次“双重解散”中,执政党失败;

  1951、1987 年的 2 次“双重解散”中,执政党胜利,法案通过;

  1974 年的“双重解散”中,执政党虽然胜利,但参众两院对法案的分歧仍然存在,最后是通过召集两院“联席表决”通过了法案。那也是澳洲迄今唯一一次对法案进行“联席表决” ③。 

  综合来看,在“双重解散”状态下,执政党未必一定获得优势。但对于眼下这场政治危机,舆论一般认为总理谭宝将从“双重解散”中获利:

  若其使用“双重解散”进行威胁的手段奏效,恢复建立“澳洲住房与建筑委员会”的法案得以通过——这概率极低,当然是大胜利:若法案没有通过,谭宝则正好可以此为理由依法启动“双重解散”进行提前大选,既用“速战速决”冲抵民意下滑的颓势④, 又可借机给工会、工党下点眼药,将此用作今后攻击政敌的投枪与匕首⑤。更为重要的是,谭宝及执政党此举或许还有着更为深远的战略考量(详见下期“向墨看大选” ) 。

  对于那些反对该项法案的参议员们来说,如今的选择已经变得更为复杂:在个人政见、政党纪律之外,多少还得顾及自己的“饭碗”与议会的这口“锅”……

  【预告】 “双重解散”的背后,是执政党的一个精密的政治布局。推出一个挑战工会、挖工党墙角、通过概率极低的法案,其目的或许就是为了激活“双重解散”的法定条件,打一场闪电战,借机铲除靠拢工党的独立议员及诸小党议员,破解工党的统一战线,改善自己在议会中的处境……敬请关注“向墨看大选”系列之二: 《总理找茬:铲除国会小山头》 。

  参阅:

  ①,AAP:PM announces early budget, threatens double dissolution election,21 MAR 2016 ,
http://www.sbs.com.au/news/article/2016/03/21/pm-announces-early-budget-threatens-double-dissolution-election?cid=trending

  ②,参阅联邦国会教育处(Parliamentary Education Office)官网,http://www.peo.gov.au/learning/fact-sheets/double-dissolution.html

  ③,Explainer: What a double dissolution means for you,http://www.news.com.au/national/politics/explainer-what-a-double-dissolution-means-for-you/news-story/a8d3
e7762ad75a66bd1461092e84d45b。另参阅联邦国会教育处(Parliamentary Education Office) 官网,http://www.peo.gov.au/learning/fact-sheets/double-dissolution.html

  ④Double dissolution: Potential winners and losers,MARCH 22, 2016,http://www.news.com.au/national/politics/double-dissolution-potential-winners-and-losers/news-story/9f4cae409b591d4fa60f15f158cac728

  ⑤参阅 Mark Kenny:Malcolm Turnbull puts nation on election footing for likely double dissolution,March 22,2016,http://www.smh.com.au/federal-politics/political-news/malcolm-turnbull-puts-nation-on-election-footing-for-likely-double-dissolution-20160321-gnnlml.html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