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会长专栏
黄向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
政治捐款是澳民众参政并践行民主的重要渠道

原标题:澳媒担忧“来自中国的政治捐款” 怀疑中国想影响政策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吴心 环球时报记者 王天迷】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近日连续发表文章,中国成为该国政党海外政治献金的主要来源——2013年至2015年,与中国有关的公司和个人总共向这期间执政的澳自由党和工党捐献了550万澳元(约合2750万元人民币)。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澳政府允许该国政党接收海外献金。澳媒报道中提到的政治献金捐赠者之一、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主席黄向墨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澳媒报道中对“中国(China)和中国人(Chinese)”界定十分含糊,其实所谓“中国捐款”主要来自当地华人,这些人“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是澳大利亚的纳税人和主人”,而政治捐款是澳民众参政并践行民主的重要渠道,符合澳法律。

  在题为“中国捐赠者给澳政党:谁捐了多少”的“调查报道”中,ABC21日详细罗列了2013年至2015年与相关海外政治献金有关的40多个中国人或机构的信息,包括姓名或名称、捐赠金额、时间、捐赠对象以及与这些捐赠对象的关系等,并且配发了数张中国商人与澳大利亚政府官员的合影。报道称,有曾在中国政府部门任职的一名中国人此前向工党捐献85万澳元。另一名周姓商人曾通过旗下的集团向各党派提供资金支持,其中工党获得65万澳元,自由党获54万澳元,国家党获得10万澳元。分析人士称,来自中国的政治献金是北京试图在澳大利亚扩大影响力的方式之一。

  围绕上述“调查报道”,ABC22日接连发表两篇评论文章。其中一篇称,为何澳国防和安全部门对来自中国强大的影响力不安?这项调查能对此进行解释了。投资关键基础设施、控制当地华文报纸和广播电台,中国在澳购买政治影响力的行为令人担忧。最近澳政府否决了两项中国对该国基础设施的收购项目,正是这种担忧的体现。另一篇文章称,“来自中国的金钱可能扭曲澳大利亚的民主”。澳大利亚前财政部长斯旺警告说,有关海外政治献金如何潜在影响澳大利亚的外交决策向特定方倾斜,澳大利亚应该举行一场大辩论。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显示,该国允许党派接收外国政治献金。ABC援引澳参议员瑟诺芬的话说,政府应该禁止海外政治献金,“全世界已有114个国家明令禁止外国政治献金,澳大利亚是时候成为第115个了。”他表示,已向澳选举事务常设委员会写信,要求立即采取措施。

  黄向墨是ABC“调查报道”中提到的“来自中国的政治献金捐款者”之一,他作为澳华侨在当地积极推动华人华侨参政。黄向墨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澳媒提到的所谓“中国捐款”,没有区分相关企业是澳洲本土的华人企业、中资参与的澳洲企业还是中企的分支机构,同样对“中国人”一词也存在含糊。他表示,所谓“中国捐款”其实主要来自当地华人,“澳洲对政治捐款并不进行族裔统计,看到与China和Chinese有关的捐款,就将其和中国政府联系起来,这不仅是荒唐的,也涉嫌种族歧视。”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盘古智库学术委员雪珥23日对记者表示,政治捐款是合法合理合情的政治参与路径,经过了澳大利亚各族裔、尤其是占主流的英裔的长期实践。华人社会的政治捐款目前存在盲目低效的情况,应该不仅要“对人示好”,还要“关注并致力于影响具体政策”,让捐赠对象顾及华社的诉求和利益。

   对于澳国内日渐高涨的对华不信任氛围,澳大利亚前外长加雷斯·埃文斯23日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悉尼先驱晨报》援引他的表态说,特恩布尔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中国公司对澳洲电网的收购,这会让人今后对类似的交易感到难以捉摸,“我们不应以这一理由作为借口,而是要看到该交易背后潜在的巨大利益”。澳大利亚“中国事务”机构负责人琳达·雅各布森女士也认为,保持正确的对华关系对澳至关重要,“政府和工商界应该协同工作,制定一项与中国这个醒来的巨人打交道的战略”。

  来源:《环球时报》2016年8月24日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