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会长专栏
黄向墨在《环球时报》撰文:
澳大利亚“亲华”民意是纯天然的

   不久前,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导的一项民调显示,澳大利亚国内舆论已具有较浓的“亲华”色彩,这让澳大利亚一些人士坐不住了,主办者甚至建议美国应尽快进行相应的舆情引导。那么为何澳大利亚舆论会出现这一现象? 这一现象背后又反映出怎样的变化?

  澳洲人对澳美同盟的支持并不坚定

  悉尼大学该项民调选取了澳大利亚、中国、印度尼西亚、日本和韩国五国各750人,针对中美关系、地区冲突等进行问卷调查。出乎意料的是,高达30%的澳大利亚受访者认为要加强与中国的关系,相比之下,仅有4%澳人认为要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后一比例远低于中国(48%)、韩国(43%)、印度尼西亚(39%)和日本(29%)的受访者们。

  在判断中美两国谁处于当今亚洲主导地位时,澳大利亚高达69%的受访者选择了中国,选择美国的仅占22%,与印尼、日本、韩国受访者截然不同。相比之下,中国受访者在这个问题上选择中国的有56%,选择美国的达到40%。

  有80%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美国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是五国中的最高比例;更出乎意料的是,高达55%的澳大利亚受访者认为中国最终会取代美国成为领先世界的超级大国。在问及中美两国在受访者本国所起的影响谁更大时,澳大利亚受访者有20%选择了中国,选择美国的则为15%。

  据此项研究的负责人分析,此次民调表明澳大利亚人“明显不那么热心于”美国在亚洲的作用,在希望美国还是中国具有更大影响力的问题上最“无所谓”,他们对美中在亚太地区较量保持着“善意的观感”;民调也显示澳大利亚人对澳美同盟的支持并不坚定,也不认同日本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不认同日本在历史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看法。

  尽管此前缺乏关于普通民众对华态度的民调,但澳洲主流媒体上的涉华报道经常充满疑虑、戒心乃至双重标准,一些政客的观点亦是如此。这份民调所显示的“亲华”民意,的确在澳洲是前所未有的,也因此吸引了媒体的关注。本次民调的主办者将“亲华”民意直率地归因于中国在澳软实力外交的成功,但根据笔者在澳洲的长期近距离观察,这种“亲华”民意绝非基于中国政府的刻意导向,而是澳中两国经贸、人文、社会全面交流带来的自然结果。

  澳大利亚是中国三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红利的最大分享者之一,尤其对于澳大利亚年轻人来说,他们成长的阶段正是中国推动澳大利亚资源热潮和经济成功的阶段。发展中的中国不仅代表着财富与繁荣,也代表着和平与安宁。此次民调所显示的澳洲民意,“纯天然”成分极高,绝非任何政治策划所能操控。

  在祖籍国与居住国中找到最佳平衡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澳洲主流民意的形成中,当地华人、尤其是新一代华人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新一代华人一改前辈们只扫门前雪、偏安于唐人街的传统习惯,在勤劳刻苦、安分守己之外,积极而自信地参与澳洲主流社会的建设,谈论主流问题、在英文主流媒体上发出声音,努力实现真正融入到主流社会的目标。

  今日华人之作用倍于往昔,这固然有强大经济实力的支撑,但更多地是新一代华人的自我定位。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新一代华人逐渐摒弃了传统的看客心态、过客心态,以澳大利亚“主人翁”的自我定位,立足居住国的国家利益,探求、放大居住国与祖籍国的共同利益,有效减少了澳中两国之间的误读误判及无谓的猜忌。他们的言论和观点逐渐得到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本地人的认同,并扩散到更大范围。不可否认、也不必否认,正是积极而自信的新一代在澳华人,使得澳洲民意在朝着“亲华”方面发生了一些转变,这是日积月累的结果。

  比如南海问题,华人如果仅仅在中文媒体上发声、且仅仅是表态式发声,简单复述中国政府的立场,此类“唐人街形式主义”非但起不到可能帮助祖籍国的作用,反而会令居住国的主流社会反感、甚至质疑当地华人的国家忠诚问题。只有冷静下来,真正从居住国的国家利益角度切入,才能从中找到最佳的平衡点。

  最近笔者也做了一次尝试,在主流媒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用英文探讨澳大利亚如何在南海问题上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提出“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必须是基于经济和安全战略两个层面考虑上的精密而审慎的平衡,与美国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与中国的不断加深的关系也是极为重要的。澳大利亚目前在南海问题上采取谨慎作法是明智的,不假思索的膝跳反应只能使澳后悔莫及。”值得欣慰的是,主流社会对该文的反响相当积极,不少精英人士赞同澳中合作是最为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主流媒体上也开始出现更多的文章呼吁务实调整及平衡对华、对美外交政策。

  不能过于乐观的是,民调所展示的民意,与澳洲主流媒体所展示的对华姿态还是有落差的。对华疑虑的惯性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延续,与“亲华”民意共存、博弈、激荡、对冲。这是澳洲政治生态的常态,对此应有充分的预期。

  澳洲“亲华”舆论的兴起,凸显了求同存异的重要性。超越意识形态、摈弃传统偏见,寻找共同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这应该是珍惜与培育澳洲“亲华”舆论的关键所在,也是澳大利亚华人践行澳洲主人翁精神的大舞台。

  注:原文刊载于2016年6月17日《环球时报》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