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会长专栏
黄向墨在《环球时报》撰文:
澳抛弃陆克文,中国又“躺枪”

   为中国人所熟悉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谋求角逐联合国秘书长,却意外地遭到了澳大利亚政府的公开“抛弃”。如此富有戏剧性的事件,即便在奇葩百出的国际政坛上,也依然罕见。在联合国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秘书长候选人得不到本国政府支持的先例。

  陆克文被“抛弃”之事,对于诸多媒体而言,是兼具正剧与闹剧、政治与八卦的“纸牌屋”类型事件,一时猜测纷纷。其中最有想象力的,是有美国学者认为这与陆克文的“亲华”立场有关。

  陆克文究竟是否“亲华”,在中澳政界及国际政治圈中本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合适人选一定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所能接受的,对“五强”有任何强烈 “亲”“反”倾向的候选人都难有成功机会。陆克文是聪明人,他不会把“亲”“反”写到脸上,此前很少有国际舆论认为他“亲华”,中国倒的确有一部分人还记得他曾经对中国说过的“狠话”。

  我们无从得知,在陆克文与澳大利亚现任总理特恩布尔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陆克文有一句话是对的:特恩布尔考虑的是澳大利亚的国内政治。

  特恩布尔是半道“出家”的总理,通过澳大利亚自由党的党内“政变”,在2015年夺取了本党同志阿博特的总理宝座。上任以来,特恩布尔面对内政外交的诸多困局,并未能取得比阿博特更为亮丽的成绩,相反,却面临反对党工党更为咄咄逼人的攻势。今年特恩布尔决心提前举行大选,且罕见的“双重解散”(同时解散参众两院、所有议席改选),就是试图摆脱困境。但这场澳洲史上最为漫长的选举之后,自由党虽然险胜,其优势却比之前更为削弱,党内问责之声暗流汹涌,尤其是势力颇强的保守派对特恩布尔颇有怨言。特恩布尔既是弱势总理,在党内亦是弱势领袖,大选后安抚保守派势在必行。陆克文正好在此时撞向枪口。对于陆克文竞选联合国秘书长之事,自由党党内强大的保守派则持强烈反对态度。这是推动特恩布尔决策的重大力量。

  除了试图借此安抚保守派之外,由于自由党党内对陆克文之事意见分歧很大,特恩布尔也希望利用并突破党内分歧,树立自身超然于党内派系之上的权威。

  此外,遵守国际承诺也可能是特恩布尔“抛弃”陆克文的因素之一。早在阿博特依然担任总理期间,他就与时任新西兰总理的约翰·基达成协议,澳大利亚政府将支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新西兰前女总理海伦·克拉克角逐联合国秘书长职务。两位总理当时都深信,作为联合国的第三号人物,海伦将更有把握获胜。在当时与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的通讯中,阿博特明确拒绝支持陆克文,并与新西兰方面互换文书,将澳大利亚政府支持海伦的承诺落于书面。对此,毕晓普事后宣称不知情,与阿博特各执一词,给这一闹剧再添一幕。

  因此,陆克文事件正是在当下澳政坛特殊时期发生的特殊事件,与国际关系无关,也与中国无关。把“亲华”归结为陆克文被拒绝的原因之一,且因此称赞特恩布尔做得对,这无疑会给澳大利亚民众及中国民众带来误解甚至误导,以为在澳大利亚“亲华”会成为危险的标签。其实,将原本密室勾兑的事弄到天下皆知,才是这一戏剧性事件中各方需要汲取的教训。   

  注:原文刊载于2016年8月10日《环球时报》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