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会长专栏
黄向墨在《环球时报》撰文:后天毒导致台湾新生代“天然独”

  关于当前台湾政坛格局的变化,非常值得海峡两岸及全球华人关注的,应该是在国民党、民进党之外的“第三势力”兴起,尤其是以年轻人为主的“时代力量”党的崛起。该党获得“立法院”五个席位,成为第三大政党,可以组成议会“党团”,将在今后的台湾政坛发挥一定作用。

  “时代力量”党是2014年“太阳花学运”之后,由参加学运的年轻人为主成立的新政党,它的出现意味着,从两岸关系的政治维度看,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是,台湾年轻人中确实存在相当程度的“天然独”倾向。

  “天然独”这个概念,由蔡英文率先提出,她认为“认同台湾、坚持独立自主的价值,已经变成台湾年轻世代的‘天然成分’”。随后,“天然独”这个词快速地成为台湾的流行语。“时代力量”组党时,其“建党工程队”代理总队长、“太阳花学运”领袖黄国昌直言,“天然独”是“时代力量”的“创党DNA”。 相关民调数据显示,“天然独”绝非民进党虚张声势的政治营销工具,其“独”素确实存在于一些台湾年轻人之中。

  “天然独”现象的形成原因,首先在于台湾当局在历史教育上的“去中国化”。从1994年版初中“认识台湾”课程标准开始,台湾当局将“台湾史”与“中国史”切割开,把体现台湾主体意识的“台湾史”,安排在中小学及高中阶段的历史课程中,作为彰显“台湾主体意识”的标的,去除“中国作为国家主体性”。国民党全面退出校园后,民进党趁虚而入,校园成为宣传“台独”的主阵地之一。在这样的教育蒙蔽下,台湾年轻人难以从学校教育中获得正确的国家、民族概念,将乡土认同等同于国家认同、甚至对立于应有的国家认同。

  台湾年轻人所成长的这二十多年,是台湾推行西式“民主”的二十多年,也正是教育上去除“中国意识”“中华民族意识”的二十多年,如此“天然独”实际上依然是有意为之、长远布局,正如龚自珍所言:“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

  教育之外,所谓的“天然独”也有现实因素的刺激,其中比较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分配正义问题。台湾经济转型艰难,贫富差距加大;两岸经贸虽因大陆让利,台湾受益颇大,但选举政治对贫富差距问题的撩拨操弄,再加上“两岸红利”在台湾各阶层间分配不均,一些台湾年轻人产生了被剥夺感。这种社会再平衡中的不稳定情形,在转型期国家和地区都是常态,但在台湾特色的政党政治操弄下,却催化出“太阳花学运”之类的群众运动。从这个意义看,所谓“天然独”实际上是转型期受政治操弄的“后天毒”。

  国民党作为一个百年老党,的确累积了太多的暮气、习气及包袱,在与民进党争夺青年的过程中往往落后,此消彼长,酿成苦果。国民党与年轻世代的多数分歧,未必与政治理念、意识形态相关,不少或许仅仅是“代沟”问题或沟通问题。从这个意义看,所谓的“天然独”实际上是国民党执政这些年的副产品之一。

  所谓“天然独”,归根到底就是各种因素综合引发的“后天毒”。要排除这些“独”素,首先必须正视,不可以鸵鸟心态讳疾忌医;其次则是对症下药、持之以恒。赢回青年,这将是今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之内和平统一工作的难点与要点。

  注:原文刊载于2016年2月6日《环球时报》第7版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版权所有@2000-2016